her

我将走向灯火通明。














Love Dream Save.

真就不得不说,语文的病句题……一言难尽。

字词题也是,你觉得很对的答案它就是不对。









#如何把自己培养成朋友圈式lo主#

这一切还得从@Nemophilist.° 说起。

Q:送给这一届高考的天选之子们一句话吧~?

我并不相信“乾坤未定,你我皆是黑马”这句话,但是我会说,“乾坤已定,但你我皆是黑马”

Q:自己的人生中有没有大计划?

已经实现的大计划:表白,并且成功了

目前大计划:和他,他们在同一个高中

人生大计划:当老师,或者作家,或者同时

什,为什么相比起你们的“大计划”,我这计划这么肤浅????啊这。

有吧,其实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日落,但我家这边只能看见这样的。

去年暑假在家看到这样的天空,立马跑下楼拍了一阵。

我寻思着这回答是想要比乱还是整齐?

我只能比乱。

别问,问就是没写完的语文卷子和没喝完的酸奶。

/闲谈/HP是happiness和pain

以后每次叭叭都编辑在这里。


6.2

最近鹿犬圈的朋友们大概都知道出了个bot的事情,有些老师的文被匿名投稿,还夹带一些言语攻击,不管是客观的还是有意的,都不利于整个圈子发展。

其实我是莫名其妙爬来的鹿犬,不过我想我应该有始有终,既然我选择来到这里,我想除非我对他们的爱消失殆尽,我是不会离开的吧。

关于ooc和雷,不想再说些什么,只是每个作者尽到的责任(比如打预警),我想读者们应该尊重。没有人会逼你,雷到了还是左上角退出为好,自己在心里骂两句也好,但公开发表某些激烈的言论终归显得不太友好。

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被挂,所以我把这件事只看做一个小小的波澜,对我的创作并无大碍。

写作本来就是在不断进步和提高的过程,也许你会说,你写的那么差干嘛要发出来辣我们的眼睛呢?我想说,如果你能友好的指出我的不足之处,我不仅会认真改进,还会非常感谢你的指证,毕竟你可是促进了我的进步啊。

如果你看到我写的文狗屁不通,我劝你还是退出好了,不然如果你骂我,我要是气不过再说你两句,可就真的是我的错了。

我希望呢还是维持一个其乐融融的氛围,不要搞那些花胡稍的,虽然我觉得bot的出发点可能是好的,只不过有些好心办坏事了。

很多老师为此表示心有余悸,闹成这个样子也让老师们很不愉快,甚至怕被说而不打算写原本要写的内容了。

现在bot关停了,希望一切恢复正轨,愿意继续的,还请老师们继续,我也会继续。

我想的是,既然没有bot的时候,写的文下面都没有出现投稿中的那些言语,出现bot立马有人投稿谴责,那我希望,如有不合适之处,还请各位读者尽快指出。

乱糟糟的一团总会影响人的心情,影响属于我的夏天。





6.13

lofter下架这事情有几天了,我会在别的地方准备好自己的新的小窝,但不会离开这里,与lof同在!希望快快好转起来!




6.26

罗赫tag破4000啦!!!!!!可喜可贺可喜可贺!


谈《Find the Way to You》

梦后记/her的杂事屋:

这次从构思到写完大概用了二十天,期间熬到5点多边查资料边写大纲,后来写的时候又对大纲作了调整,这次绝对是写的最认真的一次大纲,但是成效我并不是很满意。


有些情节是为了硬凑三十题里面的那些,而且我后文也在努力的圆,不过结果依旧不尽人意。


这么死长死长的裹脚布,我又舍不得删,只好留着,本来觉得这个题材能写好几篇连载的,不过既然520选择了这个机长故事,硬着头皮也还是写完了,为了弥补我的烂正文,会出一系列的番外,算是对正文的补充说明吧,整体看的话就会是一个完整紧凑有逻辑有条理的故事了,效果应该会好很多。把那些奇奇怪怪莫名其妙的情节,以及许多留白都填充上,毕竟花费心血搞得文太差自己也看不过去。


这篇大概是以鹿犬路痴,星星和太阳,得州时莱姆斯的画贯穿全文,本来想写个鹿犬开飞机最后出事坠机双亡的故事,他们在生命尽头没能一直留在对方身边,最终没能走向对方,但否定这个想法的原因一是有些老套,二是中间衔接会更莫名其妙,于是想了他们因为种种家庭矛盾而无法继续在一起,后来詹姆辞职,詹姆坐飞机出事,所以他们又错过了。但毕竟520嘛,结尾还是留个念想,要说结尾是詹姆也对,前文提到过小蓝花,但可能也不是詹姆,西里斯笑是因为他很像詹姆,又剐蹭了他的哈雷摩托,而且扔小蓝花可能是得州人民待人友好的象征。


这是个完整的故事,结尾也作了留白,是有想象空间的。


我一直致力于想要把文章作出留白,达到这种效果,我知道目前来看还不够完满,但会慢慢慢慢的改进,总有一天会写出来我想要的那种意蕴。


番外的话是说明了最好的那种结局,就是詹姆没有乘坐他本该乘坐的航班,或者是航班出事而他恰巧得以生还,这个怎么理解都可以,不过我个人倾向于后者,这样看来符合詹姆有难同当的品性。


以前是他们因为路痴而没找到六街,以后是他们错过了对方。


但他们问了警察而兜兜转转最终摸到了六街,所以最后一定是又在重逢的戏码。


加上番外连起来看或许更完整,更舒心,不过任你怎么看,鹿犬二人命中注定的缘分一定不会改变,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和梦想也不会改变。






最后来谈谈本次联文整体。


首先吹爆max(第一句就让我沦陷了,后文也是很棒很棒),漆七(赛博朋克写的太带感了,最后拍卖师视角结尾超棒)和夏樊景(与幻想家那篇联动简直让我反复去世,最喜欢夏老师的写景句子我沉迷了)老师,写的实在是太太太太太棒了!我的言语已经无法形容了。


其次是我们午夜组的剩下三位老师,老雷(沙雕而且梗超级多,鹿犬狼等人的形象跃然纸上,虽然他们确实很幼稚,但是可爱溢出屏幕),老越(这篇文的遣词造句自然有内涵,又简练精悍,不像我就只会堆砌辞藻,只注重华丽多样而不研究怎样言简意赅)和老锐(意识流我太可以了,而且这种描写的手法是我很喜欢的一种,真的推荐你们看看她写文的风格),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,但我都好喜欢好喜欢!






鹿犬520快乐!老师们520快乐!

〖鹿犬&卢唐〗/番外/夜垂繁星漫,灯火依阑珊

是《Find the Way to You》的番外。

配合正文食用更佳。 

正文写的实在太烂,还死长死长,情节有点莫名其妙奇奇怪怪,所以预计还会有番外,算是弥补一下正文的疏漏……因为我舍不得不要我的费劲大长文。

人物属于罗姨,ooc什么的属于我。


 

 

 

-

六月的天气是得克萨斯州一年里最舒适的。

詹姆和西里斯决定在这样春风十里,暖阳沉醉的日子乘坐飞机去往得州。的确是以自由之身,游玩之意。

他们在大中午拖着行李箱走在得州的街道上,四处寻找他们订好的酒店。

“西里斯,你说,我们今晚是不是要去六街找我们的老朋友?”

“当然,而且,现在那儿不仅有我们的朋友,还有我的外甥女。”西里斯哭笑不得,又觉得缘分妙不可言,“说来也真是巧,怎么阴差阳错的,我们在这偶遇的人,就和我的亲戚扯上关系了呢?”

“巧合的事情其实并不多,你得感谢那些缘分。就像我和你兜兜转转还是要在一起,就像他们以为他们的故事是悲剧却还是换来了美满的大结局。”

“所以说嘛,缘分就是缘分。”

-

詹姆和西里斯远远一看就知道人群之中那位穿着破旧西装,但很精神的是莱姆斯。

不过这次西里斯依旧没忘了买独自一人份的冰淇淋。

就不给詹姆吃。

幼稚鬼西里斯如是想。

詹姆盯了盯西里斯手的冰淇淋,摆摆头,最终决定不再想自己今晚是否能吃上它。

詹姆跟着西里斯向前走,这次他们中途没那么多周折,他们很顺利的找到了六街,很顺利的见到了老友莱姆斯。

莱姆斯时隔多月再次见到他们俩的时候,眼睛里散出了很明亮的光芒。

他说:“好久不见啊,詹姆和……西里斯对吧。你们果真又来这里了。我还真是迫不及待跟你们讲我的故事呢。”

詹姆和西里斯都笑着点头。

莱姆斯特别兴奋,兴奋到合不拢嘴,他兴高采烈地讲述着他和女孩朵拉·唐克斯的故事后续。他说他们这一点都不是爱情悲剧啊,是喜剧啊,是大大的喜剧啊,是喜极而泣的剧本啊。

他说唐克斯那个女孩真的和他很聊的来,他们很合适,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两个月,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,他说他们大概会一直这样在一起,再也不会因为别的什么而把他们分开了。

听到这,詹姆和西里斯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等到莱姆斯的讲述完毕,西里斯清清嗓子开了口:“我也有故事要讲给你听,不过首先我要说,你口中的那位很好的女孩,其实是我的外甥女。”

“你们是亲戚?”莱姆斯惊讶,“真没想到世界这么小。”

“她没和你提起过我吗?不过也是,他和你说我干嘛。不过莱姆斯,她能回到你身边来,我也贡献了一份力啊。我给她了一笔钱,作为她爸爸的手术费用中的一部分。”

“还有我也是。我猜中了那个急于求钱的女孩就是你口中的那位,在碍于她是西里斯的外甥女,就毫不犹豫的帮助了她。因为我知道,她早点回来,你就会早点开心起来,对吧?”

“当然,真是感谢你们啊。”莱姆斯看看手表,“她说她今晚会过来的,大概七点左右,你们……如果是自由玩的话,不如等她过来,我们一起吃个饭?”

“当然乐意,我们专程来奥斯汀游玩呢,毕竟,我们答应过的。”西里斯听起来很愉快“有来伦敦工作的打算吗?我记得上次我和你讲过,为我们和伦敦画几幅画,就有伦敦免费游哦。”西里斯说完撇撇嘴,“怎么听起来像传销组织”。

詹姆和莱姆斯都被他逗笑了,这和“更有可能是在空中碍事”一样好笑。

-

西里斯舔了舔快要化掉的冰淇淋,对莱姆斯说:“我还没讲我们的故事呢,要来听一听吗?”

莱姆斯说他很乐意,詹姆在一边抱着膀看着西里斯笑。

“宣布一下,我和詹姆……真的在一起了!”西里斯大笑着,嘴角疯狂上扬,笑得花枝乱颤。

莱姆斯表示很惊讶,没想到自己的两位朋友竟然搞在一起了。

西里斯说:“别看我这轻飘飘的宣布,我们可是经历了很多事呢。差一点,差一点就也变成爱情悲剧了。和你上次对唐克斯的错误预料一样。”

然后莱姆斯皱眉,詹姆还保持着笑意,西里斯摆摆手,说:“哎,不过,现在多好啊,我们还是在一起了,所以先前那些……都不必在意啦!”

莱姆斯看着他们,诚挚的为他们献上祝福,同时希望自己和唐克斯也永远平平安安下去,直至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-

七点一刻,夜幕逐渐降临,小跑来的唐克斯顶着粉红得像泡泡糖的头发,在夜色里尤为醒目,她像一团美丽的星云在夜空中燃烧,飘动,带着她满腔热情奔向她心爱的月亮。

莱姆斯看到了,向她招手,于是这四个人终于在得州见了面。

唐克斯揉揉头发说很不好意思迟到了,莱姆斯笑着说没关系,这两位朋友也会接受的。

唐克斯说她很感谢詹姆和西里斯为她父亲出了一些医疗费用,西里斯就一边搭着詹姆的肩膀吃冰淇淋,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那没什么。

莱姆斯收起他的行当,跟着唐克斯,詹姆和西里斯进了周围的一家饭店,饭店的情调很美,浓浓的法式风情,浪漫而温柔。

唐克斯问詹姆和西里斯:“你们是怎么想到来得州玩的?还……还碰见了莱姆斯?”

“这本来只是我们的工作,我们驾驶客机来到这,决定来六街转转,没成想,我们竟然这么有缘分。”

“得克萨斯州,”唐克斯意味深长地说,“其实真的很适合我们,州语是友谊,州名来自于tejas,意思就是朋友,不过我觉得,我们四个人的关系,不但有友谊,还有爱情。”

“你们是爱情,我们也是。”西里斯接道。

“所以我说,这可真是太酷了。”唐克斯挤挤眼,“而且,得州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孤星之州,不过天狼星你来了,这里就多了一颗星,对吧,你们瞧啊,星星也不再孤独了。”

“莱姆斯,我们还带了那幅画,当时你为我们画的素描,还差点收我们巫师币。”

“那可真是巧啊,詹姆,”莱姆斯从包里拿出一幅画,“我又画了一次,不过这次,不是黑白的素描,是彩色的了。”

-

画里还是那天的詹姆和西里斯,詹姆搭着没站直的西里斯的肩膀,西里斯手里举着冰淇淋,他们笑得很开心。

画里是过去的两位意气风发有梦敢追的少年,现在也是,将来也会是。

May be,will be,must be.

画里的夜色作为他们愉悦的背景,点点灯光点缀了深沉的梦想。

They're star,the sun,nebulae,the moon.

They are seen as bright symbols of happiness and good wishes.

窗外的有几粒星星镶嵌在漆黑透紫的夜空,繁华六街的街灯如此闪耀。

少年像自由的风,任凭世事变迁,时序更迭,仍然会在天空中遨游。任凭岁月流逝,星移物换,但当他们蓦然回首,只见那人一直在灯火阑珊处,从未走远,他们在很长路的前面,并不远,而且是在中央。

 

 

Fin.



我觉得加上这个番外,才是这个故事,真正的结局。